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 在線投稿三門峽教育信息港·三門峽教育局主辦
歡迎來到三門峽教育信息港! 我來換頁面顏色
請輸入索引號或標題關鍵字進行搜索:
當前位置:首頁 -> 政務公開 -> 《三門峽教育信息》 -> 2019年
索引號:M0020-11-2019-00048
第50期:于漪、衛興華、高銘暄獲“人民教育家”國家榮譽稱號

2019年9月1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根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17日下午表決通過的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授予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的決定,授予42人國家勛章、國家榮譽稱號。其中,授予于漪(女)、衛興華、高銘暄“人民教育家”國家榮譽稱號。現將其簡歷及主要事跡予以轉發,供各地各學校學習借鑒。

于漪,女,漢族,中共黨員,1929年2月生,江蘇鎮江人,上海市楊浦高級中學名譽校長,曾任全國語言學會理事、全國中學語文教學研究會副會長。她長期躬耕于中學語文教學事業,堅持教文育人,推動“人文性”寫入全國《語文課程標準》。主張教育思想和教學實踐同步創新,撰寫數百萬字教育著述,許多重要觀點被教育部門采納,為推動全國基礎教育改革發展作出突出貢獻。榮獲“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先進工作者”“改革先鋒”等稱號。

站上講臺是生命在激唱。于漪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語文教師,她以人民教師的初心和改革創新的精神不斷推動語文教育的發展。1977年于漪重返講臺,并在電視直播中講授一堂名為《海燕》的語文課。“選擇講《海燕》,就是因為我相信文章里的那句‘烏云是遮不住太陽的’,我相信一個奮進的時代就要到來。”“回歸”后的于漪,以強烈的使命感潛心鉆研語文課堂,整個教學生涯中她共開了近2000節公開課。“在我的課上,學生光做聽眾不行,也不能只關注成績好的學生,而是要讓每個學生都成為‘發光體'。”于漪率先倡導將“我講你聽”式的線性教學結構,改為網絡式、輻射性的互動教學,在語文教學中產生廣泛影響。從課堂授課到教育改革,從呼吁“教文育人”到倡導“弘揚人文”,從培養學生到培養老師,于漪傾情投入到改革開放進程中,為教育事業貢獻智慧和力量。時至今日,90歲高齡的于漪依然在忙碌著。“教育是滴灌生命之魂。老師教歷史風云、天地人事,目的不是讓孩子學會應對考試,而是喚醒他們的生命自覺,點亮生命之火。”

衛興華,男,漢族,中共黨員,1925年10月生,山西五臺人,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系原主任、教授,曾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經濟學科評議組成員。他是我國著名經濟學家和經濟學教育家,長期從事《資本論》研究,為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中國化作出重要貢獻,主編的《政治經濟學原理》教材是全國影響力和發行量最大的教材之一。他提出的商品經濟論、生產力多要素論等,在經濟學界影響廣泛。榮獲孫冶方經濟科學獎第一、二屆論文獎。

六十多年的學術生涯中,衛興華懷揣求實唯真的理論自信,一次次為堅持、維護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發聲。“展開理論交鋒,與我所經歷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生活的歷史,以及由此形成的志向和抱負特別是信仰相關。”衛興華曾在自述文章中寫道。其理論貢獻不僅在于準確解說和應用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學說,更重要的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探索,較早對我國發展非公有制經濟的必要性和社會主義國有企業之間可進行競爭進行了論證,提出經濟體制改革不應限于管理體制改革,還應探求公有制經濟和按勞分配的實現形式。94歲的衛興華病痛纏身,但其研究的步伐并沒有停下來,幾乎每年都有論著問世,在CSSI檢素中發表的經濟學論文連續多年居中國人民大學之首。他曾說我:“不贊同流行的什么老年同志要發揮余熱的話,余熱,表示炭火燃盡了,而我還在繼續燃燒呢!”

高銘暄,男,漢族,中共黨員,1928年5月生,浙江玉環人,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刑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他是當代著名法學家和法學教育家,新中國刑法學的主要奠基者和開拓者。作為唯一全程參與新中國第一部刑法典制定的學者、新中國第一位刑法學博導、改革開放后第一部法學學術專著的撰寫者和第一部統編刑法學教科書的主編者,為我國刑法學的人才培養與科學研究作出重大貢獻。

作為自始至終參與刑法典創的唯一學者,高銘暄見證了新中國刑法建設的每一步,并成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孕育和誕生》這一探尋法條原意的力作。在推動刑法走向國際化方面,倡導成立國際刑法學協會中國分會,倡導關注國際刑法研究,并在人大開設全國首門國際刑法專題課程。盡管如今的高銘暄是人們囗中的刑法學泰斗、著名法學家,而他最珍視的還是那三尺講臺。“我選擇了教書育人,就矢志不渝。”自1984年1月成為我國刑法第一位博土生導師以來,已經培養了67位刑法學博士生。“我年歲已大,但心不老,愿意繼續工作。”在91歲的高銘暗心中,工作仍然占據重要地位。“只要我們的國家富強,有影響力,有吸引力,刑法學就會做大做強,不會矮人一截”,法學應該成為一門顯學。2015年,當高銘暄成為首位獲得國際社會防學會授子的“切薩雷·貝卡利亞獎”的亞洲人時,他考慮再三,用自己并不熟練的英語作答謝辭,“這份榮光不僅屬于我個人,首先屬于我的祖國,屬于中國刑法學界。”




附件下載:附件

 最后更新:2019/9/27 8:12:09
 
黑彩彩票平台